清风风风风风

词不达意


虽然是个乙女写手但是乙腐通吃。
如果你喜欢衣更真绪那么我们给你会成为好朋友
歌仙兼定沉迷中
学业繁忙

太忙了几乎没时间写东西了。有很多脑洞大概会等到寒假一起搞搞

【纺杏】i feel

小甜饼一篇
没有什么头绪,也没有什么逻辑,请不带脑子观看。
是纺哥哥的生日贺文。觉得写的不怎么行所以快一个月了今天才放。
阅读愉快——


















当杏少有地主动约起纺在暑假最最炎热的那段日子里时,纺也少有地拒绝了。

虽说是暑假但也只是杏一个人的暑假罢了,青叶纺是大杏一年的前辈,两人在学生时期就早已相恋,相伴时日虽没有五年十年但仔细数数也有四年多了。与其他情侣不同的是青叶纺是一位偶像,而杏只是一所普通大学的大学生。

两人在杏高中最后一个夏天的烟花祭互相坦白了心意,那时候的气氛刚刚好,烟花盛开的第一秒就是青叶纺“我喜欢小杏”中最后一个音节的落下。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不用急着回复”这样子的客套话,杏就给了他回复,“我也喜欢前辈,非常喜欢……”杏回复时脸很红,青叶纺看得却很清楚,既不是因为冷冷的月光照红了杏的脸也不是烟花繁复色彩中唯有红色的光打在了杏的双颊。杏是因为[喜欢]才会脸红。而青叶纺也是因为[喜欢]才会听清那日被烟火嘈杂人声鼎沸中淹没的杏的声音。

但是青叶纺敢肯定他的确听到了,就像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是即使那是气氛很好,青叶纺也没有鼓起勇气去牵起杏的手,更别说是亲吻了,那时候的青叶纺想都不敢想。

最后的分手时也只有杏送了青叶纺一副新的耳钉,是深绿色的。杏说“前辈,生日快乐。”青叶纺又惊又喜,说来也是因为[喜欢]这种感情作轨,惊是杏的礼物和祝福,喜又是杏的礼物和祝福。

说来那时气氛也不错,虽没有满天繁星和烟花的映衬,但路旁出现的点点荧光也算是把周围的空气都染上了恋爱的味道。这次却不是青叶纺的错了。纺伸出手时,杏是搭上了的。不过就是因为后知后觉的反射弧太长导致杏的体温突然烧了起来。青叶纺也没来得及握住手便被杏抽开了,杏指尖的余温热热的。青叶纺在夏夜的晚风下觉得有点舒服。

明明青叶纺已经组织好语言说出点什么,但也是连那句谢谢还没有来得及说,杏就笑着和纺挥手,“前辈明天见……”

这是两个人独自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如果不是青叶纺那天早晨的占卜运势让青叶微微放心,他也许不会那么早说出那些话,也许会等一些日子,也许青叶纺过了很久以后也不会说。

即使是四年后想起那天,杏也抑制不住幸福和快乐的情感像快要溢出一样,小声笑出来。然后在青叶纺身旁悄悄地告诉他喜欢这件事情。然后青叶纺会脸红,耳朵也会红,明明已经在一起四年之久了,青叶纺还带着杏送给他的耳钉。作为他出镜率最高的饰品,被媒体问起时也只是暧昧不清地回答[施展魔法的重要之物]。

杏一个人穿着浴衣再到海边准备独自一人看烟火时也没有想过因为太忙拒绝邀请的青叶纺会突然一通电话打来,问杏有没有在看烟花。杏老实承认后本想趁这个机会和她的前辈好好说一声“生日快乐”这样子的话,给青叶纺一个惊喜。却未想到被青叶纺抢先。
“小杏在海边吗?”青叶纺问起。
得到肯定会答之后也没有挂断电话。这是两个人约定之举。

打破短暂沉默的人是杏。
“前辈有来看烟花吗,在海边之类的地方?”

“有来哦。”

“前辈还记得我给前辈过得第一个生日吗?”

“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那时候前辈才高三,”杏的声音微微提高“那天听前辈说自己占卜出来了很差的运势。”

“那时候杏发现我不是很精神然后给我筹备生日了对吧。”

“那天前辈还和我抱怨说自己被夏目君欺负地更厉害了。”杏在延着海浪和沙滩的交界处走着。

“小杏我听到你的笑声了哦。”

“前辈不要打趣我啦。”

“看到你了。”

“前辈?”杏没有听清纺的话。

“好想见前辈啊。”

烟花突然放起来是紧紧跟着杏说完话以后。
杏是因为不知是身后还是耳边的声音传来让她回头。

杏确定她听清了。

就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青叶纺也听清了。

杏掂起脚尖在纺耳边,青叶纺墨绿色耳钉旁边那句“前辈生日快乐。”

和夏天夜晚晚风凉凉青叶纺的手心传达过来杏紧张的温度。








end









写的不好就just纺杏tag限定咯











想扩es同好。

是个乙女写手但是乙腐通吃。

请大力扩我!!!扣扣2044239874

捧着一本龙应台的《目送》时天已经快黑下来了。
外婆催促着我快点洗头洗澡,天一黑就不好洗了。
我是很不解的,在家里洗澡时我想几点洗就几点洗,毫不顾忌时间的早晚。于是我便慢悠悠回答,我看完这一张纸我便去。
看完那一张纸我便去了。
我去找自己的换洗衣服,舅舅在和吃着自家种的刚刚长出来还很青色的梨。他是个读书人,于是我便和他说起自己写的一些东西感觉和龙应台的文章有点相似,但是她的文章比我所写的美丽多了,细致多了。这种微妙的相似我冥冥感受到了一些什么。但是却说不出来,我便问舅舅。
他没有回答,我想可能是因为他没有看过什么我写的东西。他却和我说起了龙应台,说他以前也看龙应台。不过后来却没有看了。因为台湾人大都骂她张的难看,我不同意,当然不同意的是为什么看一个人的文章不是看他写的好不好,没有没可以学到吸收的地方,而是看他长得好不好看?我还没来得及反驳,舅舅便补上,龙应台是个彻彻底底的台独分子所以我便没有再看她的文章了。
这我才恍然大悟。
但是我不会和他一样。于是话题便没有再继续,我也去收拾自己换洗衣物。
因为外婆家洗手间淋浴喷头坏掉了,所以没有办法我只能用盆子洗头洗澡。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子洗头也好洗澡也罢。说起来有多久我也记不清。所以也不好说。
我用水瓢一下一下把水从水桶移到洗脸盆,并不是很吃力但是我也走的不怎么稳。水淹到水盆的三分之一处我便没有再注水了。解开发绳,把头发全都束到前方,如果有人看如果我的头发更长一点会不会看上去像贞子一样。我一点一点低头,头顶抵着水盆。睁开眼睛,
世界倒过来了。还是我倒过来了?
水没有很多,所以我用水瓢盛水从我的后脑勺的头发开始浇,水顺着我的头发,我的皮肤滴下。滴到我的眼睛上,我是不喜欢这种感受的。所以我又抬起了头。
眼睛睁不开了。
我自暴自弃,手在周围随意摸索,凭运气看看自己能不能拿到洗发露。
拿到了。我的胜利,我暗自为这一点点小事窃喜。
闭着眼睛按压洗发露,待洗发露落在我手心中,便又嚯地一下,移到我头发上。然后又开始揉搓。
要洗快一点这个想法出来是因为我的眼睛开始疼了。
蚊子也在我身边徘徊,看来是准备对我下手的样子。毕竟夏天来了,外婆种的花花草草也不少。蚊子栖息处也多。
洗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头发好像变长了。
两遍的清洗之后我又很快的去洗了澡。
回房间时发现屋外天早已黑了下来。我没有看多久窗外,只是因为被蚊子叮了太多太多口。所以疯狂地涂着花露水,希望可以让自己好受一点。
好不容易躺下准备这一点什么的时候,看到了妈妈在微信上回复了我。
我便停笔去和她聊天。
其实聊完当时写东西的感觉已经没有了。突然想的那些很美丽,用来结尾的句子也忘记了,我没有办法。只好打开空调又看了一眼窗外,算了算了不写了这样子的念想打断了我本来想写更多的想法。
突然想起来吃完饭后的龙应台还没有看完。又想起外婆告诉我为什么早点洗澡,妈妈给了我解答,那边蚊子太多,外婆多半怕我叮到。我想也是。
于是我翻开了龙应台的《目送》,打开第一篇。明明这是我第一次读她的文章。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开头说我的文章有点她写的味道?也许是我自夸了。
但是也许这个答案就和我刚才看到《目送》第一篇待序的结尾一样。
“真的,不好说。”

【司杏】奶油泡芙

司司生日快乐!!!!!
有一点leo司,还有很口语化也很ooc!!!!
有一点点日服的生日课程内容。
名字还是瞎取的
可能会有bug?





01
初春的四月,正是樱花开放的日子。当然也是我朱樱司的生日月。

我是知道的,一年之中,家里的佣人唯一不会提前叫我get up的一天就是我的生日。而我期待这一天,期待我的姐姐大人和我说生日快乐的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生物钟的缘故,即使家里的佣人不会提前叫我起床,我也会自觉准时的wake up。

4月6号的morning,我因为有些期待,所以起的比往常还要早一些。平时一般踩点近校的我,今天一定能给姐姐大人和knights的前辈们一个惊喜。不,我还是更期待他们给我的surprise呢。这么说会不会有些自我意识过剩呢,啊这么想着已经到校门口了啊。

是泉前辈!我有些紧张地攥紧了手中还未拆封的平民饼干。下车之后小心翼翼地走在泉前辈后面,希望不要被前辈发现我有在吃一点点零食。但是想了又想,今天是我的birthday,前辈肯定会小小的宽容我一下吧,于是便有了一点勇气,踏着有些欢快的步子追上了泉前辈。

“泉前辈早上好!”我大声的发出很元气的声音。但是前辈好像被我吓了一大跳。

“啊,是司君啊。早上好。”泉前辈这么说着,打量了我一下,发现了我手中的饼干,“司君!吃早饭了吗?”

“吃了…”我小声回答。果然还是有点怕泉前辈。
“那么为什么还要吃零食,你身为偶像的自觉性是被你当早饭吃了吗!”说着前辈取走了我手中的饼干,“没收。”他这么说。

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手中饼干就已经到了早就走到前面很久的泉前辈手上了。我有些说不出来的委屈,前辈连今天都不能原谅我一下吗。
我心情不好地踏入「1B」班时,扑面而来的是大家的祝福。

“朱樱君,生日快乐!”这样子的话听了很多,presents也被塞满了桌子。即使这样,我还是有些不开心。是我太贪心了吗,总之还是想听姐姐大人对我的祝福呢。

到了knights的特训的时候就会见到了吧,姐姐大人。



02
当然我是怎么也没想到的。当我比以前早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躲过莲巳会长并到达knights的摄影棚时,大家都已经reach了。我有些期待地向前辈们打招呼,令人失落的是,大家都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向我说。

是前辈们太忙了吧?

那我就不能任性要求前辈们给我庆祝生日了……

“司君能拜托你去找一下「王」吗。等一会就要特训了,他再不出现的话可不太好哦。”岚前辈向我笑着征求我的意见。我同意了。毕竟leader在哪里,我平时可是有好好watch的。



03
果然在弓道部的墙角找到了正在大喊着“inspiration”的leader。今天因为要参加特训所以没有出席部活。但是看到莲巳前辈在这里我还是十分惊讶的。因为他平时忙到我十次参加部活都看不到他一次。

莲巳前辈注意到我时,我正在企图把leader往摄影棚拉。

“啊,是朱樱啊。”莲巳前辈一脸和善地笑着,而我却冷汗直流。

“前辈今天来参加部活了吗,我是来找我家leader的。”

“但是参加部活只是次要,今天是你生日吧,朱樱?”莲巳前辈放下了他手上的弓箭,转身和我说起话来。

“诶,莲巳前辈记得吗。”

“啊,稍微记得一点吧。总之是祝你生日快乐了。这个是礼物。”莲巳前辈拿出一杆钢笔,外壳是木制的,并不是很精细,看得出来是手工制作。我有些感激地thanks了谢莲巳前辈。解释完情况就拉着leader走了。

“哦哦笔!末子把笔借我!!!啊啊啊inspiration正在涌现!!!”

然后我的礼物就被leader拿走了……

“啊喂!leader!不要在地板上乱涂乱画啊!!我有随身带乐谱!”

“哦哦!真是帮大忙了!!爱你哦朱樱!!!”




04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leader可以边被我拉边写曲子这件事情,但是先搁一下吧,前面的创君好想在等什么。

我走近创君,看能不能帮上创君什么。

创君看到我的时候像是找到目标一样眼睛闪闪发光。当然他下面的话证明我并没有猜错。

“朱樱君!生日快乐!!!这个是礼物!!!那个是我自己种的香草。希望朱樱君可以喜欢!!!”
“谢谢创君。非常高兴能收到创君的礼物呢。”我笑着向创君道谢,他也向我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朱樱君喜欢就好…!那个下次…也欢迎来红茶部喝茶☆~”

“可以喝到创君泡的茶可是十分happiness的呢,说定了哦,创君。”

约定之后笑着分手。心情好像好起来了~




05
再回到knights的摄影棚时我是些surprise的。
摄影棚里装扮地好像在过什么festival一样。而大家在我刚推进门的那一刻,大喊了一句“happy birthday!司君。”然后拉开的彩条落在我头上。蛋糕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原来——大家没有forget我的生日吗。我有些开心得说不出话来。

“总之先许个愿吧。”岚前辈和我说。

我点点头。心中默默许愿。再睁开眼睛是大家期盼的眼神,我吹灭了蜡烛,然后前辈们就把礼物递到了我面前。

“今天就允许你多吃一点吧,说教可是要留到明天的哦~生日快乐~司君。要成为一个出色的idol哦。”泉前辈把早上没收我的饼干还给了我,还递给我了一盒营养药,“记住哦,吃饭八分饱……”今天就稍微任性地打断前辈一下吧!“谢谢前辈!!!”

然后我又接到了岚前辈的礼物。是护肤品和炸鸡券。虽然说给这两样东西一起给会很矛盾,但是岚前辈说“吃完炸鸡之后一起去做护肤吧。”这样子的话总是让人无法拒绝呢。又向岚前辈道了谢。

凛月前辈送的是一个抱枕,真是符合他人设的礼物啊。“等等凛月前辈!不要倒下睡觉啊。我还没向您道谢呢!!!!”

当我们愉快地度过吃蛋糕时间时,我才发现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leader呢,姐姐大人呢!?
“我听到了外星人的召唤哦!是你在呼唤我吗!末子!”leader突然从门外冲了进来。

“leader,要吃蛋糕吗。今天是我的生日哦。所以请不要再乱走啦,我会生气的!再说马上就要特训啦。”

“哦~是朱樱的生日!那么这首歌就送给朱樱吧,它的名字叫《送给朱樱的歌,永远爱你哦☆》”
“leader不要随便说爱啦!但谢谢您,leader。”




06
总之和knights的大家度过一段愉快的时间后才见到姐姐大人。

“司君生日快乐。”姐姐大人是急忙赶来的,见到我的第一秒她就这么说出了口。

“这就是姐姐大人的话语……非常的动人心弦。这可是最棒的present~”

“岚前辈说生日的那天可以尽情撒娇,所以我小小的任性一下也是没有关系的吧。”

“可以哦~”

marvelous。我在内心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但是向姐姐大人撒娇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来……”

“总之先模仿下身边会撒娇的人吧?”姐姐大人向我提议。

“原来如此!那么就试试模仿凛月前辈吧。让姐姐大人先坐在那里,借膝枕来睡一下午觉~”

这种感觉,可是比在路上偷吃一个宙君送给我的奶油泡芙还要甜呢~





end

司司生日快乐~对了大家多催催saby酱写文好吗。我无比想吃她的粮。

【泉杏】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


深夜30分钟产物。
bgm lemon是八爷的歌。

濑名前辈:

首先现在这里祝濑名前辈毕业快乐……

因为许多原因没有办法去毕业典礼上见前辈一眼也没有办法和前辈好好告别了,所以只好以书信的形式和前辈告别…还有道歉,以及坦白自己对前辈的心意。

返礼祭当晚,听了前辈倾吐心意的告白,我真的很感动,但同时也很震惊。因为一直一直,我以为自己在前辈眼中只是一个无能而又弱小的存在,只是会无端妨碍前辈的视线的一个麻烦的人。

能让前辈会说出「一直在我身边对你也没有什么不好吧」这种话的我,真的,可以那么幸福吗。当时的我是沉浸在这种感受中的,但还夹杂着自我的怀疑。伴随这份突然到来的喜悦一起的,还有我的各种感受。所以我逃避了,没有正面回复前辈而离开肯定会被前辈说是胆小鬼吧。前辈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对我的印象更差了呢,说出「一直陪伴」这种话,就算是前辈,肯定也下了不小的决心吧。擅自回避了,真是对不起。如果前辈可以原谅我的话,我愿意送前辈十份游君写真集。虽然这么就出卖游君了,但是前辈。你会原谅我的吧。

说任性的话了,啊,如果前辈不告诉我相当于「喜欢」的这种话的话,我也许不会这么任性呢。

是前辈先说出口了。真好啊。

又自说自话了。抱歉前辈…啊,自己总是再说抱歉呢。虽然前辈总是说「不要总是动不动就对别人说抱歉啊,这是常识吧」这种话。虽然可能会被前辈说「超~烦啊」,还是写上去了呢,写在写给前辈的信上。

虽然从来没有和前辈坦白过自己的心意,我也有在好好的注视着前辈的哦。

无论是偷偷吃完炸虾怕热量堆积就赶紧去运动的前辈,还是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唱歌跳舞的前辈,又或者是在日常生活中,虽然不承认却一直又在为knights的大家操心的前辈。我都有好好的看在眼里哦。
前辈一直都很努力啊。

前辈努力的样子真的很帅气呢。

是不是一下子说了这么说肉麻的话。前辈会受不了呢。

又想起了刚认识前辈的时候啊。
那时候的我被前辈一口认定了是无能呢。
其实那时候的我并不怎么喜欢前辈哦。因为前辈太过毒舌啦。

直到我看到了前辈在舞台上发光的样子。
那个场面,我至今也忘不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心里就一直一直一点一点的积攒,一点,又一点。一些,又一些。

前辈,你知道啊,就算是这么弱小又无能的我,也想把自己的情感好好的传达给濑名前辈…传达给泉…君呢。

「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

前辈再允许我小小的任性一下吧。

我,一直一直 都喜欢前辈。一直一直都喜欢泉君。

时至今日,前辈都是我的光。

【纺杏】关于温柔这件事

就我也不知道这是啥。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杏觉得纺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的呢。

也许是某日在图书馆借书时纺总会热心给予推荐的时候。

也许是被告知自己当日幸运物是眼镜时纺会毫不犹豫地把眼镜借给自己的那一刻。

也许是纺带病上台表演的之前,还笑着和杏警告“不要生病哦,会很难受的。”

也许是平日里小小的关怀逐渐累积,然后蹦发的那一秒。

杏到达约定的地点时,纺已经在等着了。

“前辈,让你久等了抱歉……”

“没关系哦,我也没来多久呢。”

“那么前辈今天我们……?”

“在等小杏的时候我稍稍占卜了一下今天的运势之类呢。今天适合看一起电影呢~要去吗小杏。”

“和前辈一起的话可以哦……”

看的是很普通的言情电影,青梅竹马的男女主角经过许多考验最终走到一起。很俗套的剧情,连最后的表白都很大众化。两个人在摩天轮的最高层坦白心意然后接吻。杏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她还是不由地想到了纺与她告白时的样子。

是在图书馆。是在没有人的傍晚。杏来还书时碰到刚好很忙的纺。性格使然,杏帮起纺来。在纺将最后一本书放回它该在的位置,准备从梯子上下来时。很不巧的摔了一跤,纺还把杏压在了身下。

虽然说这个姿势很危险,夕阳西下纺的脸有些红。也许是因为斜阳的映射,也许是因为气氛有些许暧昧。

杏没有来得及思考许多。其实纺也是。

虽然说这个姿势因为纺的欲言又止维持了许久。但最后纺也什么都没说,因为怕杏着凉就赶紧让她起来了。

两人回家路上。杏问纺,那时候的欲言又止,想说的是什么。

纺的脸又红了。这次杏看得很清楚。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停顿以后。纺深呼吸一口气。

“也许这么说会让小杏很困扰。但是我也想把我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小杏呢。我真是个自私的人。我喜欢小杏。很喜欢。”

纺别过头没有去看小杏的脸。

其实当时杏是有在偷笑的。

“虽然以前回想如果把这份心情告诉前辈会不会让前辈很为难,但是前辈能够把前辈的心意传达给我真是太好了。我也很喜欢前辈呢。”

杏是这么回答的。

然后两人就在一起了。

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纺把杏送回家之后就互道晚安。甚至他们那是他们连手也没有牵过。

“那时候没有接吻呢。”杏突然蹦出这个想法,她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电影已经快结束了。正在播放的时男女主角结婚时的场面。杏看了看纺,发现纺也在看她。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别过了头。然后又望向了对方。

笑了。

他们顺其自然地牵起了手,然后头贴头,交错的呼吸让两个人都有些不太适应。这个气氛,他们都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

“刚才我听到了哦。”

“前辈听到什么了。”

“‘那时候没有接吻’这种话。”

“前辈好狡猾,我还以为前辈有认真在看电影呢。”

然后他们就接吻了。

杏觉得纺是个很温柔的人。

是在每次两人约会时,第一个到的总会是纺。

是在人潮拥挤的时候,纺总会牵起杏的手。

是在纺告白的那一天,即使纺不小心摔下来压在杏的身上,第一件想到的事竟是把手垫在杏的头后。

也是在平日里点点滴滴的关怀逐渐累积。然后迸发成这一个温柔的吻。




end
写给学姐的。然后纺杏tag限定。然后没了。

【司杏】即使变成了兔子

  可以说十分ooc产物了,
只是一个开头!会有后续!










今早起床,我发现自己突然长出了耳朵和尾巴。
Unbelievable。

先不说这strange的地方是哪里,在我旁边熟睡的这位小姐是谁啊。

出于家教reason,我没有看两眼便别过头去,向床下跳了跳。

窗外还是布满了夜色,我边跳边观察周围。终于跳到了一个等身镜前。wait,为什么镜子里会有一只兔子,而且这只兔子的eyes竟然是紫色的!!!!还有从刚才起我就想say一下为什么我一直都是用跳的。还跳得异常熟练啊啊。

这一定是一个dream!一定!

等我tomorrow weak up以后就发现自己变回来啦。对,novel里都是这么写的。

好的,镇定。镇定。sleep…… sleep……

等自我催眠的一觉醒来以后,熟悉的天花板,marvelous……

啊不对,为什么我还是在这里啊!

由于实际情况和一般novel里情节不太一样,我也全然顾不得作为朱樱家后代的觉悟,惊讶地叫了出来。

可是为什么。我只发了“nya~nya~”的声音啊。
算了。即使我再不想承认这个事实,我也要repeat一遍,我朱樱司,16岁。一觉起来竟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











虽然我是一个大懒鬼,但一样有人催催我写文啥的(不你)